ee04f857f9d45c3e255e7da3b00ba6e8.jpg

 12月20日上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第三次记者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岳仲明表示,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三次审议稿征求意见过程中,有意见认为,同性婚姻合法化应该写入民法典婚姻家庭编。


同性婚姻合法化 能被提出来就说明至少有希望了

  此前,10月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曾三审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岳仲明表示,此次审议之后,10月31日-11月29日,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通过中国人大网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共收到198891位社会公众网上提出的237057条意见和5635封群众来信。意见主要集中在完善近亲属的范围、修改可撤销婚姻的撤销机关、进一步完善夫妻共同债务、同性婚姻合法化等方面。”


于是,她真的就独自一个人在这个装修风格硬朗的客房里,对着三台电脑足足呆了一整个小时。差不多,在电脑屏幕下的始终跳到八点十分,门被推开,换了一身运动服的男人满脸都是“我没睡醒,不太爽”的神态,慢悠悠地溜达了进来。

    佟年原本用手撑着下巴,看到他进来,立刻高兴地站起来:“我做好了!”

    那眼勉强聚焦,疑惑着、居高临下地看她。

    “不过不是一百个,先做了十个颜色叠加,你来试试效果!”

    “哦?这么快?”他倒是意外了,懒洋洋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佟年马上给他点开自己刚才做好的小软件,献宝一样地给他解释,“刚才我去看了下小白说的那个韩国小软件,大概就按照那个样子……”

    他点开,没有操作,只是看了眼。

    就觉得很有趣。

    小窗口上先跳出了一个排行榜,只有一个成绩:鱿小鱼,1009。

    1009秒?

    还真是他见过的最差成绩。

    “你……喜欢吗?”佟年有些忐忑,小声问。

    她没注意,自己的试玩成绩正在被他审评,只紧张地盯着他,想要判断出他是不是会喜欢这个小软件。

    喜欢吗?

    这种问法,还真是独特。gun看了她一眼,好像除了家里那个搞不定的母亲,还没人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他嘴角微微扬起。

    点击鼠标,取消排行榜,重新开始。

    颜色迅速变幻,从蓝到绿到黄到红……只有鼠标轻点的声响。

    十次取值,平均成绩:102

    佟年目瞪口呆看着这个成绩,0102秒……这是什么速度……

    gun没留意身边人的目光,再次打开,又试了一次,这次是101。接下去几次,就始终维持在了这个水平。他漂亮的脸上闪过一丝愉悦,站起身,走到小冰箱里拿出了两瓶冰镇啤酒,启开,喝了口。

    然后看她一直没喝水的样子,随口问:“口渴吗?”

    酒?

    佟年愣了。从来没喝过……

    不会……怎么样吧?

    她低头,默默给自己打气三秒,抬起头:“喝吧……”说完,就走过去,两只手捧起另外一瓶被gun打开的啤酒,喝了一大口。

    好苦……

    gun意外,倒也没拦着。

    他本意是让她喝冰箱里的橙汁或者矿泉水,不过看小孩这么爽快,倒也不用多废话了。反正平时这里也是装啤酒的多,大家都习惯用这个润喉消遣。

    几度的啤酒而已。

    他如此想着,几口喝完,随手将啤酒瓶放在窗台上。

    佟年看他两三口喝完,怕他嫌弃自己没用,一鼓作气,一口连着一口,真就这么直接灌完了。有些……

    热。

    她将瓶子,特地放在了他的空瓶子边,摆摆好,摆成一对。

    然后,傻笑了声。

    呼呼,好热,好热,她拼命用手给自己扇风。

    怎么这么热?

    她无措看四周,再去看他……

    “热?”gun察觉她的异常,走到墙壁旁,调节空调控制板。

    24度降到20度。

    差不多了。他放下手,身后,突然有一双小手绕过来,抱住他的后腰……他背脊僵住,慢慢回头,看到两边脸颊都已经通红的小女孩,在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醉了?

    “你……喜欢吗?”她轻声问,将脸贴在他的后背,“喜欢吗?我做的东西?”

    真醉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拉开她的手,转身:“你说什么?”

    “我做了一个小时,你都不说句喜欢吗?”她发现他在推开自己,有些委屈,“这么大雨,我去机场接你……你就让我一个人呆在客房……做了软件,你也不说喜欢……”

    真醉了……

    他断定。

    如果面前是kk队员,早被他拎起衣领扔出去了,还等什么发酒疯?可如果是个姑娘?还是个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小姑娘……

    他承认,自己没经验。

    一念间,佟年再次伸出手臂,抱过来……

    gun哭笑不得,将她两手攥住。

    掌心里,柔软的、温热的、还有纠缠的、爱恋的,她所传达出的,从身体到思想上的依恋……一刹那,竟让他有了男人的邪念。

    gun轻呼口气。冷静。

    呼吸,正常。

    心跳,也很正常。

    很好,就是个小女孩,动这种念头可就龌龊了。

    “真不……喜欢吗?”佟年感觉到他掌心灼热的温度,意识越来越模糊,“我第一次这么用功,你就不能说喜欢吗?”

    “……喜欢。”他再次,长出口气。

    “真的?”她目光闪烁。

    “真的。”他配合。

    随便应付一下醉酒的人不难。

    难得是接下来的事——要如何把她安全送回家,且能在她家大人那里全身而退……

    gun只用几秒的时间,就能想象出随之而来的后果。他在思考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和解决方法,而身前的小姑娘却丝毫不觉。

    只因为他的“喜欢”,马上就萌萌地、乐呵呵地傻笑起来。

    笑着笑着,就忍不住,想要钻到他怀里……

    gun深吸气,强行抵抗。

    那双小手就在自己掌心里,扭来动去,想要挣脱,想要做一些更加惊世骇俗的事……靠近他,靠近他,抱住,闻闻他的味道,抱住他的腰……

    靠。

    他要抓狂了。

    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个安全的女人,先看住她再说,不管是谁,反正不能和她单独呆在这儿。他如此想着,松开她的手,还没等自己抽身,就被她扑上来,如愿以偿地抱住了腰。

    靠!

    他真抓狂了。

    尤其小姑娘还用脸去蹭他的胸口。

    衣服都快要被她扯开了……

    最关键为了图省事,他根本就没在运动服里穿多余的衣服……

    不,

    是已经扯开了……

    他努力让自己不去碰她分毫,两只手臂抬高,避开她小且柔软的身体,还有贴上来的所有女孩子所特有的弧度……

    最特么让人郁闷的是,门外出现了脚步声、笑声,一步步都在逼近。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佟年,”他当机立断,“我告诉你个秘密……”

    必须尽快解决,尤其不能再让她拼命往自己怀里钻……

    她甜甜地嗯了声,继续抱着,深深呼吸。

    刚洗过澡的味道,很干净、很清透,也很男人,其实他一点都不老啊,刚才测试软件的时候太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