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dd4626f610428266e3082e480be69f.jpg

有内鬼,终止交易”?富士康可能摊上大事了。

昨日(12月19日)有消息称,苹果公司正在调查富士康部分管理人员的一宗涉嫌规模欺诈案,他们采用不合格的iPhone部件组装iPhone出售,三年时间涉案金额达高达43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亿元)。倘若调查属实,这将是目前涉及金额最大的iPhone黑产案件。

富士康被爆“有内鬼”

盗卖iPhone零件获利3亿元

据中国基金报援引台湾地区媒体日前报道称,一名台商爆料,他的团队与富士康郑州厂大陆籍高级干部合作2年多,以低价买进原本应销毁的iPhone零组件瑕疵品,经简单加工,再以原厂良品的名义转卖,富士康疑似内鬼盗卖iPhone零组件的黑幕。

爆料人说,“我们团队本来就在经营电子业的五金废品生意,工厂的生产线难免有瑕疵不良品,一般正常的报废比例约3%至5%,我们将这些废料处理后转卖,已经行之有年。”

这名台商今年2月因故与大陆干部闹翻,回台后,他先向富士康母公司鸿海投诉,但未获回应,之后转向苹果总公司检举,寄了电子邮件到苹果总公司及CEO库克(Tim Cook)的信箱。

他在发给库克的举报信中写到:“为了搜集证据,我花了很多时间,并安排秘密人员进入富士康,在过去的几年中,流出市场的许多手机组件已经被收购,这已严重影响了苹果的权益,每年损失近30亿美元。”

据这位爆料的台商称,到郑州厂看货时,厂内人员都会要求他们关掉手机,有次他趁机偷拍了一段在厂内验货的影片。从短短几秒的影片可以看到,一个栈板上放著十个纸箱。

双方如何取货?“我们看完货后下订,隔天就叫货车,双方约在厂外隐密的民宅接货,验货之后,直接支付现金给接头的人,然后我们再将这些零组件卖给固定配合的盘商,最后由这些盘商销往全大陆,也间接卖往台湾。”

他拿iPhone XR举例称,相关零组件大多在富士康郑州厂组装,良率约93%,也就是有7%的不良品。依规定,这些不良品须销毁,但他的团队却有门路拿到未销毁的不良品,经简单整理,就可变成良品转售牟利。

从2016年7月到今年2月为止,他的团队光从富士康郑州厂取得的货品,就已获利人民币3亿元(约合新台币13亿元)。

库克下令调查

鸿海、郭台铭都回应了

报道称,苹果得知此事后十分重视,库克已要求亚洲稽核单位彻查,一旦查证属实,恐将重创鸿海集团的形象。

苹果公司回信表示,CEO库克(Tim Cook)已将检举信,转交给亚洲稽核单位进行调查。

一封电子邮件显示,调查由苹果的商业保证与审计(BA&A)团队负责,该团队直接向公司董事会报告。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鸿海集团于12月18日晚间连发两则声明,强调集团有内鬼导致客户年损失30亿美元的传闻,完全是子虚乌有,将对爆料者保留法律追诉权。

鸿海还强调,相关报道内容除了启动查核机制,并已请有关单位进行侦查,但对于爆料者企图打击集团形象之行为,为维护股东权益及公司商誉,公司也将对爆料者保留法律追诉权。

此外,鸿海创办人郭台铭18日出席活动时,也有媒体问到富士康盗卖零件事件,他回应称,“我不知道,很多报道看看而已”,并表示,现在自己不再经营,这也是经营者要负起的责任,任何一家生产量相当大的公司,在百万员工中难免会有1至2位发生不合理的事情,一切都将依法办理。

光明网评论:富士康iPhone零件被盗,

难道只有库克急?

苹果公布的官方销售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中,苹果至少售出了14亿部iPhone,加上今年的估计数字,这一数字可能接近16亿部。

耳边是断断续续的喘气声,呼呼的风声,树叶摩擦树叶的声音,还有……远远的地方,有个女孩子在哭,她在哭,为什么哭呢?末末慢慢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她回过头来,白晃晃的脸,只有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她!

    末末猛然从梦中醒来,冷汗淋漓。

    还好是梦,她轻轻喘了口气,翻过身,想换个姿势接着睡。

    她床前立着一个人!

    恐惧像是一双大手,紧紧地勒住末末的脖子,越收越紧,直至她快无法呼吸。

    那长长的垂下来的头发,那双冷森森的眼睛,眼神里浓浓的怨念,无一不让她毛骨悚然。

    像是察觉到她醒过来了,那个影子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爬上上铺的梯子。末末颤抖着拉起被子,蒙住自己。

    梦魇加上惊吓,末末早上起床后,眼睛是通红的,游荡去厕所的时候还把梦露吓了一跳。她吐掉口里的泡沫,叫了起来:“末末,你怎么了?”

    “没睡好。”末末有气无力地回她。

    梦露冲过来把她拉到全身镜前:“不是啊,你看看你的脖子!”

    末末看向镜子,脖子上都大大小小的红肿,昨晚的事像按下快进的电影,迅速地在她脑海中过了一遍。

    “末末,不是吻痕吧?”梦露古怪地看着她。

    末末正想说什么,眼尖地瞄到镜子里自己的手臂,忙撩起袖子,上面星星点点都是红点,半蹲下去撩起裤子,腿上也都是红点。她挤出一个苦笑:“我起酒疹了。”

    “真的哦,可我看你脖子上的红肿和手脚上的不大一样啊。”

    “脖子上血管多,当然肿得比较大。”末末急中生智。

    “用不用看医生啊?”

    末末摇头:“过几天就消了,不出门就是了。”

    梦露想起什么似的:“我怎么记得你前晚有说要去帮忙打扫房子啊?”

    梦露这么一讲,末末也记起来了,她今天得去义务劳动呢,真是不想去,可又不能跟顾未易说,我被你心上人强吻了,心情不好不想劳动。

    “心上人”哪……谁的心不是血肉所构,简陋易损?如果可以,末末真的很想给每颗心都贴上标签:易碎,小心轻放。

    所以,在每个人心上的心上人哪,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请你,请你小心轻放。

    傅沛,你看到了吗?易碎,小心轻放。

    “末末,末末,发什么呆?”梦露推推她。

    末末放下抚着脖子的手,笑笑:“没有,想说等下怎么出门,不要让人以为我是纵欲过度。”

    梦露摸着下巴说:“这倒是挺难的。”

    最终,末末跟梦露两人在各自的衣柜里翻了半天才找出一件薄的高领上衣,褐色的,贴肉的那种布料,穿上去就像穿上了高领的褐色保暖内衣,尤其脖子上的布料层层叠叠,看上去就像是树皮上的年轮。

    末末鄙视梦露:“这衣服长得真是可歌可泣,你眼光够独到的。”

    “我男人送的。”梦露无奈,“我拿到的时候那个晴天霹雳啊,还得装出很高兴的样子,你说容易嘛我?”

    “不容易不容易。”末末拍拍她的肩膀,“这么经典,真不知道上哪买的。”

    “我个人建议是外面套件薄点的外套。”梦露打量了半天后才说。

    末末看看外面的太阳:“这天气穿一件长袖已经够神经病的了,再加非把我热出痱子来不可。”

    “你那脖子长不长痱子都没差了,不过随便你啦,真丑。”梦露下了个结语后走开了。

    末末对着镜子仔细端详了几秒,最终无奈地多套上一件外套。

    顾未易昨晚没睡好,主要是他浅眠,一点点声音就睡不着,所以傅沛两点回宿舍的时候他就醒了,后来也没怎么睡着,就躺在床上看傅沛蹲在阳台上抽了一夜的烟。后来迷迷糊糊睡过去了,再醒来就没见到傅沛。他随口问阿克:“傅沛呢?”

    阿克一下子来劲了:“我早上一打开阳台门吓了一跳,烟雾弥漫,害我以为我升天了呢……”

    “停!说重点。”顾未易忙打断他,阿克这家伙一遇到女生就讲不出话来,但是平时真的是口水多过茶。

    阿克站起来,去阳台拎进来一个畚斗,嚷嚷着:“你看,这些都是他抽的。也不怕肺穿孔。”

    顾未易看了眼畚斗,满满的都是烟蒂:“你到现在都没说他去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啊,我跟他讲话他都不理人,后来就出去了。”阿克把畚斗放回阳台,“丢一地烟蒂,还不都是我在扫。”

    “阿克。今天有没有空?”顾未易问,“有的话一起去帮忙打扫新房子。”

    阿克从阳台回来:“好啊,不过要是毕业没找到住的地方你要收留我。”

    “客厅留给你,收一下东西走吧,说不定司徒末已经过去了。”

    “你真的要和她一起住啊?”阿克边关电脑边问,“傅沛怎么说?”

    顾未易轻描淡写:“大概就是离他的末末宝贝远点之类的。”

    “其实我觉得你们住一起挺不妥的。”阿克随口说,“感觉上末末是挺不错的女孩子,难免日久生情,到时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你怎么选?”

    顾未易从抽屉里找出钥匙和钱,往口袋里塞,急了点,钱掉了满地,他不得不俯下去捡钱。

    “喂,你不会是喜欢末末吧?”阿克犹豫地问。

    顾未易烦躁地把钱揉成一团,直起身,塞入口袋:“走吧,争取早点回来。”

    阿克拍拍自己的口袋,确认里面有钱,跟着顾未易走出宿舍。

    两人到达的时候,司徒末正在擦玻璃。她站在椅子上,背对着门,听见动静转过头来,笑了一下:“来了啊,咦?阿克,好久不见。”

    “站好,小心掉下来。”顾未易提醒。

    末末无所谓地笑笑:“不会,我身手矫捷得很。”

    顾未易完全不相信她的话,没好气地说:“你下来,我来擦。”

    大清早的就大少爷脾气发作了!末末讪讪地跳下来,对着阿克笑:“你也来帮忙啊?”

    “嗯。”阿克腼腆地笑,“我来帮忙。”

    末末把抹布递给顾未易,他接过来,踏上椅子:“哪里还没擦过?”

    “前面两片玻璃擦过了,其他的都没。”末末讲完又调过头去问阿克,“你帮忙擦家具可以不?我拖地。”

    “好。”阿克点头。

    “那你跟我来,我给你拿抹布。”

    顾未易借着映在玻璃里的反光看着她带着阿克走进卫生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挺温馨的,早上延续到现在的那股起床气突然就消了。

    阿克提了一桶水出来,水里插着一支拖把。接着,末末端着一盆水出来了。

    顾未易擦玻璃,末末拖地,阿克擦家具,各司其职,劳动真有乐趣。

    几分钟后,末末就热得受不了了,尤其是脖子,真实地感觉痱子一颗颗地在往外冒。她犹豫了一下,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丑就丑吧,反正以后真的住一起了还有大把丑样子给他看。

    顾未易转头看到末末脱了外套,里面那件衣服奇丑,他嘴角上扬,不由感慨真是搞不懂女生的审美观,正想转回去擦玻璃,眼角余光发现末末俯身拖地时,由于地心引力,领口敞开了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就足够他看到上面的红斑了,联系起昨晚傅沛在阳台上抽了一晚烟的事,他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好心情霎那间消失殆尽。

    “司徒末!”顾未易把抹布丢到她脚边,“洗抹布。”

    末末捡起抹布,奇怪地瞅了他一眼,内分泌失调啊他?她洗完抹布递给他,他硬是愣了半天才接过去,魂不守舍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顾未易脸有点热,用力地擦着玻璃,刚刚她在阳光下微微扬起小脸,专注地看着他,让他一瞬间脑袋死机了……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够丢脸的。

    “阿克,你帮我把水提进去换好吗?”末末试着拎了一下水桶,发现那是相当的重。

    “哦,好。”阿克应了声,轻轻松松拎起水桶去了洗手间。

    末末拄着拖把,站在电视柜那里看顾未易擦玻璃,他侧脸真好看,像是一笔一笔慢慢修出来的工笔画,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每个部分都是精致英俊的。手臂因用力而崩起了肌肉的线条,上面还挂了几颗水珠,在阳光底下微微闪光,末末看傻了。

    “末末,水好了。”阿克把水提了出来。

    “哦,谢谢。”末末抑住活蹦乱跳的心脏。

    “司徒末,你先去拖房间里面的地。”顾未易突然说。

    “为什么?”末末一头雾水,“客厅快拖好了啊。”

    “我们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会儿就又脏了。”顾未易说。

    末末想想也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早点说啊,害我拖了那么久。”

    “我帮你把水提过去。”阿克拎起水就往里跑。

    末末赞赏地看着他的背影,真是个勤劳的孩子啊。

    顾未易拧干抹布上的水,突如其来的烦躁,让他特别不想看到她,不想跟她待在同一空间里,而且她又是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还老是用崇拜的眼神看阿克,让他更是冒火。

    中午,顾未易出门去买盒饭,回来时看到末末和阿克正在研究他怎么可以把玻璃擦得连苍蝇都会撞死那么干净。没注意他冷着个脸,末末还傻乎乎地问吃什么,被呛了一句“自己不会看啊!”更可怜的是阿克,打开盒饭后发现都是他不爱吃的东西,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硬着头皮吃。

一位深谙产业链的分析师对财经网表示,由于苹果产品在全球广受欢迎,又利润颇高,“黑产”对苹果来说并不鲜见。